谁为孩子设计书香人生

谁为孩子设计书香人生


马建明


学语文不过读书而已


1949年“语文”这个名称出现以来,关于“语文”的解释经历了几度争论。说“语文”即“语言文字”,它认为语文课主要是学习书面语言,它试图通过学习有关语言的知识来让学生掌握书面语言,于是乎形成了一系列的语言训练题,为训练而训练。说“语文”即“语言文章”,它特别注重篇章知识和写作知识的教学,大量引进文章学和写作学的内容,注重文章的结构、层次、章法和主题的教学。由此而带来的字、词、句、篇的繁琐分析也就不足为奇了。还有的说“语文”即“语言文学”、“语言文化”等什么的。这些年来不管把“语文”叫做什么,但有一条没有变,那就是“考试”。那么,这么多年“考”下来,我们孩子的语文素养到底怎样呢?我们暂且不去谈今天的语文教学是对还是错,是正还是偏。我们不妨去追问一下当代文学巨匠们是怎么学习语文的,也许从他们那儿能找到一点东西。最近,笔者进行了一项调查研究,调查的结果令我深感震惊。他们的语文素养不是做练习练出来的,也不是教师分析分出来的,更不是考试考出来的,而是读书读出来的。就这么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问题怎么会困扰了我们这么多年呢?好,先让我们聆听一次这些文学巨匠们学语文的心得吧!


巴金说,他从小就喜欢读小说,有时甚至废寝忘食,但不是为了学习,而是拿它们消遣。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成为小说家。冰心说,她七岁时开始读《三国志》,后来又读了《水浒传》、《聊斋志异》、《西游记》、《天雨花》、《再生缘》、《儿女英雄传》、《说岳》、《东周列国志》等书。她有时看得着了迷,手不释卷,头也不梳,脸也不洗;有时一边看书,一边自己嬉笑,自己流泪。中国古典小说虽然把她领入了文学宝库的大门,但却无法完全满足她求知的渴望。她又开始贪婪地阅读外国小说、报纸,甚至是关于革命的禁书。钱钟书说,他七岁前看完家中收藏的古典名著,又跑到街头书摊去看家里不屑收藏的侠义小说。他一回到家,就给弟弟手舞足蹈地讲书上的内容,并将书里每个好汉的兵器的斤两记得一清二楚。林海音说,她小时候上学时,常常一个人把头压得低低的,一边看《红楼梦》,一边默默地掉眼泪。那时候女孩子是不准看《红楼梦》、《西厢记》之类的小说的,她只能这样偷偷地读。金庸说,最吸引他的是无疑是图书馆和阅览室,他为巴金、屠格涅夫的文字而感动,他也读过许多鲁迅的作品。他说,在那山河破碎、母亲早逝的岁月里,没有比冰心的《寄小读者》更能打动一个少年学子的心了,那是一个温润的爱的世界,足以温暖、慰藉、滋润他稚嫩的心灵。贾平凹说,很多人说他古文底子相当不错,实际上他不过是把四书五经全部读过一遍,他才真正了解到中国古典文学里那种博大精深的一些东西……


回首自己的读书生涯,语师的段落大意、中心思想、写作方法不但没有提升我的语文素养,而且让我对语文“想说爱你不容易”。现在想来,我语文的一点“底子”要得益于我的父亲,虽然他让我读书带有明显的功利性,试图让我“鲤鱼”跳出“农”门,但是他让我亲近了母语,走进了语文。他从微薄的收入中“抠”出钱来给我订《儿童文学》、《少年文艺》等杂志,逼着不好读书的我坐在他的对面,叫我眼睛盯着书。开始我总是静不下心,后来想反正也不能出去玩了,就看看吧。这一看不得了,那丰富多彩的内容、那生动有趣的故事、那清新飘逸的语言、那墨香四溢的书刊深深地吸引了我,他还让我诵读一些诗词歌赋。那时,老师每教我们一首古诗,我也能顺口“编”出一首来。特别是一次作文课,我埋头写了两节课还没有写完,我问老师能否带回家接着写,他同意了,那篇《月是故乡明》的习作把一个作文本都用完了,老师看了很“得意”,全校师生都认为是他培养了一个“小作家”呢!


其实,学语文不过读书而已。过去,我们的语文教学在操作上总的思路是“举一反三”,每学期以二三十篇文章为例子,进行细致地“拆解”,深入地“鉴赏”,精心地“玩味”,以此试图让孩子通过例子学会听说读写。我们把陶渊明的“好读书,不求甚解”变成了“求甚解,不好读书”了,把培养孩子语文素养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课本上。通过上述调查研究,语文的学习规律恰恰是“举三反一”的。是在巨大数量的语言反复撞击、反复刺激下才点点滴滴地“说出”,只有长年累月的积累才能“奔涌而出”。


关于孩子读书情况的调查


那么,我们这些孩子读书情况怎样呢?最近,有关部门在北京、上海、广州、郑州、成都五个城市对小学四到六年级和初中三个年级进行抽样问卷和访谈,进行了儿童阅读状况调查研究。


孩子喜欢读书吗


调查表明,非常喜欢阅读的孩子达40.1%,比较喜欢阅读的占50.7%,二者合起来所占比例是相当高的。不太喜欢阅读的占7.9%,不喜欢阅读的仅占1.3%。就年龄而言,年龄越小的孩子,越喜欢读书;相反,年龄越大的孩子,越不喜欢读书。通过调查了解,一方面,儿童年龄越大,其学习压力越大,没有时间来读书。另一方面,儿童年龄越大,其所能从事的活动越多,越可能不专注于读书。就学习成绩而言,学习成绩越好的儿童,越喜欢读书。


孩子喜欢读什么书


从家长的角度来看,75.7%的家长希望孩子阅读的书籍是能够对孩子学习有帮助的,对其他有关孩子成长的书籍,家长赞同的比例较低。从孩子的角度来看,最喜欢阅读的是“卡通”、漫画等内容的书。对杂志来说,40%左右的孩子喜欢读《故事大王》、《故事会》和《童话大王》等,但对文学刊物的喜欢率相对较低。


妨碍孩子读书的主要因素是什么


在家长看来,妨碍阅读的因素主要是孩子学习紧张价格太贵两个方面。孩子学习紧张,没有时间读书占55.2%。价格太贵占36.7%。当然还有其他一些原因,如家长太忙,没有时间带孩子去买书;附近没有好的图书场所等。


孩子对儿童读物怎样评价


一是认为儿童读物内容重复、乏味。不少孩子写道,现在儿童读物花样很多,但大多没什么意思没劲干巴巴重复乏味枯燥想象力不够死死板板的等。希望中国的儿童读物要现代化一些,不要那么


二是认为儿童读物内容过于幼稚。写的东西都是给年龄较小的孩子看的,可能小学生才会感兴趣。有一个学生说:我认为儿童读物太弱智了别按照大人对我们的理解认识来写关于我们的书希望不要老是以大人的口气来写书教育我们


三是你们的书不贴近我们的生活。中小学生呼吁说,现在贴近我们的书太少了少儿读物离我有点远。中小学生希望出版者要根据少年儿童的现实情况编书,写出真实的我们多写出一些我们这个时期同学心中所想多出一些反映我们中学生活的书


当然,这是针对几个大城市的中小学学生的调查结果,那么,对于中小城市和农村孩子读书的情况更令人担忧了。突出表现为孩子没有时间读书,没有书可读,家长读书的意识很淡薄,花上数万元买房装修一点不含糊,但就是舍不得给孩子买一本书,家庭根本没有读书的习惯与氛围。那么,谁为我们这些孩子设计一个书香人生呢?这个问题越来越紧迫地摆在我们的面前。


建设书香社会


读了犹太民族的生存发展史后,我深深感到了教育的责任与沉重。犹太民族是一个智慧的民族,这个民族的智慧来自于读书,来自于全民族共同读书的自觉性与延续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88年的一次调查表明,在以犹太人为主要人口的以色列,14岁以上的以色列人平均每月读一本书;全国的公共图书馆和大学图书馆1000多所,平均每4500人就有一所图书馆,人均拥有图书量为世界之最。鲁宾斯坦说:评价一座城市,要看它拥有多少书店。”我们在那里看到的是良好的读书风气。火车上、站台边、轮船上,到处都有人安静地阅读。他们的习惯是不说闲话,只读书。我们相反,只说闲话,不读书。读书风气其实就是一个社会的文化风气。因为读书不仅使人获得知识,还可以使人变得安宁,减少浮躁。而我们的社会,充满了浮躁,扎扎实实做事情的人少了,投机取巧的人多了,人文科学已大大贬值。在这种情况下,形成读书风气显得更加重要。笔者认为,我们必须共同来建设一个书香社会。


多为孩子写点好书


在上述调查中,读物现在贴近我们的书太少了是学生们的主要呼声,专门为孩子们创作的,孩子们却不喜欢。近来,在大大小小的书店里发现一些被称为问题独特、启发思维优秀儿童读物,顺手翻一翻,却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内容相当的粗俗和无聊。我国儿童文学的出版社多,作家多,作品多,为什么没有我们自己的儿童畅销书?笔者非常赞同周舜培的观点,从客观因素来看,孩子学业负担重,没有时间和精力阅读课外读物;多元化的文化休闲方式,使读书不再成为孩子们唯一消遣。从主观因素来看,出版社急功近利,迎合市场的知识类读物出得多,在原创方面做得不够。我们大声疾呼,中国的作家们要多为孩子写点书,写点好书


加强图书场所的建设


我们清楚地看到,图书市场上那浩如烟海的教辅用书,那堆积如山的考试资料,那层出不求的作文大全……这一切的一切淹没了孩子的灵性。更令人担忧的是,图书市场一旦离开这些东西便无法生存下去。但是,我们也要清醒地认识到倡导阅读经典名著、诵读优秀诗文不是学校教育就能够完成的任务,这是一个浩大的社会工程,需要政府、社区、家庭、出版等各方面的努力,为具有各种爱好的孩子提供可供选择、多样化的读物,必须加强图书场所的建设。笔者认为,首先我们的图书市场要对孩子进行价值引导,引领孩子远离功利,亲近母语,热爱文学,阅读经典。其次,加强城市、社区、街道、村镇各种层次的图书馆建设,大家应把这项工程作为造福子孙的公益事业来对待。规模大小因地制宜,社会各界大力捐赠,社区人员义务管理。另外,目前学校的图书室存在资源浪费的现象。时下里,学校要达标什么的,一个硬的条件是图书室的建设。有些学校功利色彩太浓,为达标而达标,购书根本不考虑图书的合理搭配,图书档次上不去,图书重复现象严重。最可恨的是这些图书根本不和孩子见面,寂寞地躺在书架上,供达标验收官员来检阅。如果我们撤去学校的图书室,在社区建设一个图书馆,重组图书资源,科学设置图书,对所有的孩子开放,真正实现资源共享。这样一来,一是减轻了学校的负担;二是避免的资源浪费;三是孩子借阅自由,有书可读;四是有利于学校与图书馆之间的合作与交流。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能给孩子们营造一个读书的氛围,让他们徜徉在知识的海洋里,在读书中品味,在品味中思考,在思考中成长。


营造书香家庭


据说,在每个犹太人家里,孩子出生不久,母亲就会让孩子去舔一下粘上蜂蜜的《圣经》,从小让孩子感觉到“书甜如蜜”,可见犹太人为了营造一个书香家庭用心良苦。而在我们这个国度,家长对孩子读书关注不够,他们普遍认为把孩子送到学校就是读书了。另外,更令人汗颜的是,我们这些家长自己就没有读书的习惯。他们不读书的理由还很多:有的说现代社会节奏快,读书已不能适应快节奏要求;有的说工作太忙,腾不出读书的时间;有的说现在休闲的方式那么多,何必把时间花费在读书上……一个不好读书的人,他总是能找到理由的,不是有这样一个打油诗嘛:“春天不是读书天,夏日炎炎最好眠,等到秋来冬又至,不如等待到来年。”笔者认为,要为孩子设计一个书香人生,还要从家庭入手,转变家庭的消费观念与价值取向。


让家庭拥有书香气


对于一个女同志来说,爱书能爱到买书时不暇思索,毫不心痛,而购衣物、化妆品时却要再三思量,斤斤计较;对于一个男同志来说,喜欢泡书店远远胜过娱乐活动,真可谓爱书爱到骨子里去了,能称得上书香家庭了。斯是陋室,却满屋书柜,令棚壁生辉;身居陋室,却书香缭绕,然心旷神怡。学者约翰生说过:“一个家庭没有书籍,等于一间屋子没有窗子。”而我更欣赏的是西塞罗说的“没有书籍的屋子,就像没有灵魂的躯体。”这种影响对孩子来说远远胜过动不动就说:“孩子,你要读书啊!”


读书指导不必过细


通过调查,家长希望孩子阅读的书籍是能够对学习有帮助的,功利思想很严重。孩子在学校都做厌了的事回家又要来做,真是好无奈、好乏味。如果家长让孩子带着一定的目的去读书,特别是为了提高语文学习成绩去读书,只能减弱了孩子读书的兴趣。就如一个孩子到了“肯德基”店,他所想的是如何尽快吃到“肯德基”,他不会考虑“肯德基”对他有何营养,对他长身体有何作用,这时家长的多吃一点、少吃一点、慢点吃的忠告往往是不起作用的。孩子体会到的是鸡肉的美味,是肯德基店里那么多小朋友的氛围,是我也能吃“肯德基”的自豪感。孩子读书也是如此,他们往往对最终目的不感兴趣,而对读书过程感兴趣。读书是一件特殊的事情,很难说清它有多大的具体作用。另外,许多家长即便是舍得在孩子读书上下本钱,但是所购之书都带有强烈的主观意识,都以自己的角度认为孩子应该读什么,不该读什么。孩子只能在这些书中挑选,自己想看到的书却不一定得到。其实,越是极力推荐的,孩子往往不喜欢读;反而你越是不准看的书,孩子却就喜欢读。我们要让孩子有自由选择的余地,要博览群书,不要条条框框,过早地把孩子读书的胃口都弄坏了。


规划书香校园


学校的读书情况又怎么样呢?正如林语堂先生在《论读书》一文中写的那样。他认为在学校读书有四不可:一曰“所读非书”,学校专读教科书,而教科书并不是真正的书。二曰“无书可读”,学校图书馆存书不多,可读的书有限。三曰“不许读书”,学校从早到晚课程排得满满的,根本就没有时间轻轻松松地去读书。四曰“书读不好”,因为处处受教师的干涉,且学校是“记问之学”,书上怎样说,你便怎样答。是啊!今天的学校不比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好到哪里去,现在的学校图书室形同虚设,不但没什么书可读,还从不对学生开放。特别是林语堂先生所说的三、四两个方面。那么,我们如何改变这种状况,让学校真正地成为孩子读书的地方,让校园弥漫着书香的气息呢?笔者认为,我们应该认真地规划一个书香校园。


大力提倡阅读经典


《语文课程标准》提出:认识中华文化的丰厚博大,吸收民族文化智慧。关心当代文化生活,尊重多样文化,吸收人类优秀文化的营养。也就是说,让学生在语文学习过程中,感受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树立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并从民族文化中获得智慧。同时,能够尊重世界各国、各民族的多种多样的文化,借鉴、吸收其精华。要体现、落实这样的目标,阅读经典名著、诵读优秀诗文就是最好的选择。经典名著、优秀诗文是伟大心灵活动的结果,是智慧的结晶。孩子通过读书可以穿越时空,叩问这些伟大的心灵和智慧。


关于阅读经典,博士生导师曹文轩教授认为,“标准”推荐书目规模适中,一个孩子上6年中学,看上60种书,每年才10种。而且这些书仅仅是用来阅读,而不是作为课程被要求。这种阅读,其实是对紧张学习的一种缓解。曹文轩还认为,今天这个社会为孩子所制造的文字,大部分缺少经典的许多宝贵品质,如经典作品的忧郁、悲悯、雅致、优美、圣洁、庄重和意境等等。更多的文字,则是流于毫无意义的嬉笑与一味的喧嚣热闹。人民教育出版社温立三也在为孩子的阅读现状而深感忧虑,他认为,教师的天职应该是帮助孩子建立起可供他们归属的精神家园。他提出少做题,多读书,好读书,读好书,读整本的书1000本通俗期刊,不如读一行好诗,读一行名家的诗。与其读1000本地摊上的东西,不如读一本名著。而在温立三看来,贯穿人的一生的阅读可以分两步走:一是,广泛阅读各类读物;二是,就是对一两部、三五部名著进行反复的阅读,经常读,一辈子读。如果能够将一两部名著读通了,读精了,名著精神将会化为一个人自己的精神血脉,甚至改变其一生的行为方式。


特级教师窦桂梅在“为生命奠基”的专题报告中讲到:“6年来,我带领学生在学好教材中的诗词基础上,阅读并积累了 300多首古今诗词。从《诗经》的‘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到毛泽东的‘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孩子们积累着诗的语言,感受着诗的情怀,抢救了记忆的黄金时代……强化语文的诗教,时时拨动学生心中诗的琴弦,就会把那些经过一代又一代生命参与和历史证明了的诗词精晶,同空气一样从学生的口中进入大脑、流人血液,最后渗透到生命深处。这些融会在诗中的智慧、风骨、操守、人生态度等,将成为建立人生信念的重要资源。”


着力培养阅读能力


对于孩子来说,阅读能力的早期培养至关重要,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在为之努力。如美国1997年开始的美国阅读挑战,目标是使小学三年级的孩子实现独立阅读。政府不仅在经济方面给予强有力的支持,而且出台很多具体措施。这是美国政府在迎接信息化社会的挑战在教育方面所做的努力,引起了世界各国的关注。我国现在的《语文课程标准》要求小学二年级的孩子认字一千六到一千八百个汉字,会写八百到一千个汉字,目的是让孩子尽快进入独立阅读状态。


但是,现在孩子的阅读水平并不乐观,一方面是孩子不爱读书,迷于网络和游戏;另一方面,即使读书也多偏爱轻松、肤浅的东西,而回避深刻、感悟人生的作品。针对学生的阅读的缺陷,我们要及时补充阅读指导课。正如朱熹说的:“涵育熏陶,俟其自化”,韩愈说的:“养其根而俟其实,加其膏而希其光”。只有引导学生真正进入作品的境界,在对作品含英咀华的基础上,进行多元的开放性解读,才能使他们与作品之间产生心灵的交流与碰撞。


前不久,在扬州的江苏省教材培训会上,笔者听了特级教师孙双金的《只拣儿童多处行》一课后,心潮澎湃,感慨万分。这是多么好的一个通过阅读课文引领孩子阅读经典、亲近母语的例子啊!老师带着孩子品读课文,大家被冰心的童心与爱心所震撼,课堂被推向一个又一个情感与智慧的高潮。课堂教学似乎到此可以圆满地画上句号了。但是,老师没有停下来,又牵着孩子的手走近冰心,与孩子一起品味美文,感悟人生。从《雨后》到《纸船》,从《纸船》到《繁星》,让孩子感受冰心爱孩子、爱母亲、爱大海、爱星星,爱一切美好的事物。老师和孩子的灵魂在教室的上空飘荡,在字里行间徜徉。


广泛开展读书活动


一是学校可以组织孩子定期办读书小报,可以手工抄写,也可以电脑打印;可以个人承办,也可以分工合作。二是学校要鼓励孩子做读书笔记。笔记格式可以固定,每个学期为学生发一本“读书笔记本”。也可以不固定,让孩子自己来设计。让孩子摘优美句段,写心得体会等,不定期进行读书笔记交流会。三是学校可以开展读书主题交流活动,孩子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选择相应的主题活动。四是学校可以定期给孩子推荐优秀书籍,开展“向您推荐一本好书”活动。五是学校可以开展“与名家对话”活动,邀请当代有名望的作家、文学研究者等前来开设专题讲座,以开掘读书的深度、思想的深度,激发起学生持续学习的热情与动力。六是学校可以定时开放图书室,让学生有比较充分的时间读书。每个教室可以设置一个“快乐新书架”,可以随时随地去阅读。


建设课外阅读教材


课外阅读是语文教学的有机组成部分,国内外都很重视语文课外阅读教材的研究与建设。《语文课程标准》指出九年课外阅读总量应在400万字以上,积极倡导沟通课堂内外,充分利用学校和社区等教育资源,开展综合性学习活动,增加学生语言实践的机会。探索在已有的教材研究和建设的基础上,编制一套适应新课程标准、有助于实现课外阅读,旨在全面提高孩子的语文素养的语文课外阅读教材已迫在眉睫。扬州师范学院的徐冬梅老师主持的亲近母语课题实验为建设语文课外阅读教材树立了一个成功的范例。目前已通过教学实验、论证,检验了这套教材体系和内容的科学性、适应性、可操作性。为研究课外阅读教材对提高孩子语文素养的作用,对利用母语教育资源,开发母语教育课程的有效性等方面积累了大量珍贵的成果。


林语堂先生说,读书能“开茅塞,除鄙见,得新知,增学问,广识见,养性灵”。英国哲学家培根说:“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灵秀。”当然,现代社会是多元文化交错的社会,一个人不可能只接受单一的某一种文化,近百年来西方文化影响着东方、影响着中国,是不争的事实,我们也无须拒绝这种影响。只是当我们接受异国文化的同时,应该收拾好自己文化的主体,打点好自己的文化底色。让“一日不读书,面目可憎”这句话时时刻刻地鞭策着我们,警示着我们的孩子!

《谁为孩子设计书香人生》有2个想法

  1. 晕死,写了那么多白写了,说是超过了数字!重来,简单点。
    谁为孩子设计书香人生?我认为首当其冲是家庭和家长,其次是学校和社会。但说白了,学校和社会目前存在的问题不是短期能解决的。多年的教育早就发现,好学生其实并不是我们老师培养出来的,而几乎都是他们有着好的家庭教育和素质较高的家长。
    因此,中国教育的问题我认为不仅仅是学校的问题、老师的问题。中国目前还迫切需要提高家庭教育质量和家长的文化素养。《好妈妈胜过好老师》是一本值得所有中国家长都看的书,我认为“好妈妈胜过好老师”这话说的不无道理。
    就阅读来说,孩子建立阅读兴趣最好的时机当是学龄前阶段,让他们在看电视、游戏之前已经有了浓厚的阅读兴趣,以后,想不让他读书都难!

  2. 从学校方面来说,我们的学校能否去除一些无意义的活动,让老师们有组织性的、无功利性的去引导孩子们有更多的时间畅游书海,博览群书?(像……学校,每天半小时的大课间游戏已经沦为折磨老师、禁锢学生身心自由的半小时了,如果这半小时能够给孩子们去读书该多好?)而要想真正让老师们心无旁骛、无后顾之忧地去引领孩子读书,我想,对语文老师的评价就不能仅仅是靠一张语文试卷了,因为我们都知道,阅读对一个孩子的语文素养的提高是个潜移默化、熏陶的过程,需要“慢”功夫,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这又联系到了我们对语文教学的评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