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淡如水,岁久情愈真——马建明老师印象

君子淡如水  岁久情愈真


——马建明老师印象


 


一天晚上,打开江苏教育网站,看到了第十一批特级教师的名单,一个熟悉的名字映入眼帘,他就是我多年的好朋友、同行马建明老师,我从心里为他感到高兴。认识他近十年了,我见证了他从一个外表内敛、内心火热的青年教师,成长为成熟干练、温文尔雅的特级教师。


2002年课改初期,我应邀前往连云港市调研,连云港市小学语文教研员张惠萍向我推荐认识了马建明老师,那时的他刚三十出头,谦逊憨厚、风华正茂。我叫他“小马”。他向我展示了自己制作的小学语文网站和语文学习主题网页,我不禁赞叹:一个普通的一线教师要投入多少精力和时间来做这么精美的网页呀。当时,苏教版小学语文教材(以下简称苏教版教材)正在筹划建设一个自己的网站,这不正是我们需要的人选吗?于是,他自然地成了网站筹建组的核心成员和后来的“凤凰语文网”版主。之后的休息日他常常奔走于连云港和南京之间,为网站的建设与发展作出了突出的贡献。一篇篇教育文章的上传,一个个论坛主题的设计,一页页情真意切的回帖,10万点击、50万点击、100万点击……我在欣喜之余也被他们团队的工作热情和奉献精神深深地感动着,这得多少次键盘飞舞,多少个通宵达旦啊!


苏教版教材的编写坚持“集思广益,开门编书”,走编写人员、专家、第一线教师三结合的教材编写路子,真正使教材能够凝聚集体的智慧。朱家珑主编让我物色几个一线教师的人选,我一下子又想到了小马。记得那时让他参与编写“语文与生活”的板块,在教材编写研讨会上,马建明老师交流了他的编写设计,其开阔的视野、独特的构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现在的教材中还保有他的一些创意。


2003年的暑假,我们正在筹备苏教版省级培训会。我想给小马一次展示的机会,于是就把这个想法和他进行了沟通,请他执教一堂公开课。说实在的,让他上这节课我是有顾虑的,一方面这次是二年级的教材培训,让一个男教师上低年级的语文课,我心里没有底;另一方面执教的又是练习课《说说做做——找秋天》,这样的内容怎么上还没有多少成功的经验。我想看看他有关上课的录像,初步了解一下他上课的情况。小马看出了我的心思,诚恳地告诉我,他没有上课的录像,但让我放心,他一定会用心准备的。到了活动的那一天,马建明老师从容地走向讲台,那富有磁性的嗓音,那亲切自然的话语,不仅让我释然,而且很快把我带入他创设的教学情境之中。我静静地欣赏着,整节课非常好地体现了苏教版教材编写的意图,虽说是练习课,但并不是机械地程式化的演练,而是洒脱自如,与孩子真真切切地畅谈,孩子获得的是对秋天的感悟、语言的熏染甚至是灵性的点燃。


后来,我们又吸收马建明老师加入到苏教版教材培训专家队伍中来,到全国各地给一线教师作教材培训,成为苏教版教材宣传、友情的使者。或者上示范课,或者做教材解析讲座,马建明总能深入浅出、恰到好处地把握教材的意旨和实验区老师的需要,受到大家的一致称赞。


20055月,马建明老师如愿地做了连云港市语文教研员。此后,我们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我读了他写的一些文章,从经验到反思、从描述到阐释、从零散到整体、从批判到建构,逐步形成了具有个性化的表达风格和思想脉络。如《请放下您的“手术刀”吧!》是对阅读教学的思考,呼唤语文教学的“语感论”;《〈吃烧烤〉引发的争论与思考》是对习作教学的思考,倡导作文教学的生活化,让学生的自我意识得以涵泳与喷薄;《“透过开满鲜花的月亮”》是对建立起一套符合新课程改革基本理念的评价体系的一次探索;《让语文教学的人文精神站立起来》是对语文性质的追问,认为人文精神不是徜徉流溢在语文教育本体之外的美丽动人的幻影,而是发自语文文本幽秘之处的人性灵光;《“补白”:一个永不枯竭的文本解读话题》是对文本解读的一次尝试,寻找课文意义的“空白”与“未定点”,在学生与文本之间架起一座生命的桥梁,让这一个个抽象的、无生命的铅字化作一个个跳跃的、灵动的音符……


在江苏省教育厅实施“送优质教学资源下乡工程”的工作中,我推荐马建明老师担任本次小学语文优质教学资源建设的专家组成员,参与了教师独立备课、集体磨课、优化课件、教学录制等艰苦的工作。他不仅在前期制作阶段做了大量工作,而且在后期使用和推广中也有许多富有创意的作为。他总结出的优质资源教学光盘“三用”策略——“简单学习操作用”、“选择整合灵活用”和“感悟出新升华用”,受到同行的一致好评。2006年、2008年,连云港市承担了两次省级大型的活动,马建明老师为此付出了大量的心血。这两次活动中不仅展示了连云港市的语文课改成果,打造出“小学生振兴阅读”、“小学生振兴写字”两张亮丽的教育名片,而且也让大家感受到马建明本人作为教研员出色的组织、协调、研究的能力和对语文教育的炽热情怀。


2009年,马建明老师又走上了学校管理的岗位,他那份难以割舍的教研情结常常让我慨叹,但转念一想,以马建明老师的人品、学识,无论做什么工作都会赢得一片喝彩。“君子淡如水,岁久情愈真”,我们会把这份友情珍藏起来,让它成为我们追寻理想的不竭动力。(江苏省小学语文教研员、苏教版小学语文教材副主编)

谁为孩子设计书香人生

谁为孩子设计书香人生


马建明


学语文不过读书而已


1949年“语文”这个名称出现以来,关于“语文”的解释经历了几度争论。说“语文”即“语言文字”,它认为语文课主要是学习书面语言,它试图通过学习有关语言的知识来让学生掌握书面语言,于是乎形成了一系列的语言训练题,为训练而训练。说“语文”即“语言文章”,它特别注重篇章知识和写作知识的教学,大量引进文章学和写作学的内容,注重文章的结构、层次、章法和主题的教学。由此而带来的字、词、句、篇的繁琐分析也就不足为奇了。还有的说“语文”即“语言文学”、“语言文化”等什么的。这些年来不管把“语文”叫做什么,但有一条没有变,那就是“考试”。那么,这么多年“考”下来,我们孩子的语文素养到底怎样呢?我们暂且不去谈今天的语文教学是对还是错,是正还是偏。我们不妨去追问一下当代文学巨匠们是怎么学习语文的,也许从他们那儿能找到一点东西。最近,笔者进行了一项调查研究,调查的结果令我深感震惊。他们的语文素养不是做练习练出来的,也不是教师分析分出来的,更不是考试考出来的,而是读书读出来的。就这么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问题怎么会困扰了我们这么多年呢?好,先让我们聆听一次这些文学巨匠们学语文的心得吧!


巴金说,他从小就喜欢读小说,有时甚至废寝忘食,但不是为了学习,而是拿它们消遣。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成为小说家。冰心说,她七岁时开始读《三国志》,后来又读了《水浒传》、《聊斋志异》、《西游记》、《天雨花》、《再生缘》、《儿女英雄传》、《说岳》、《东周列国志》等书。她有时看得着了迷,手不释卷,头也不梳,脸也不洗;有时一边看书,一边自己嬉笑,自己流泪。中国古典小说虽然把她领入了文学宝库的大门,但却无法完全满足她求知的渴望。她又开始贪婪地阅读外国小说、报纸,甚至是关于革命的禁书。钱钟书说,他七岁前看完家中收藏的古典名著,又跑到街头书摊去看家里不屑收藏的侠义小说。他一回到家,就给弟弟手舞足蹈地讲书上的内容,并将书里每个好汉的兵器的斤两记得一清二楚。林海音说,她小时候上学时,常常一个人把头压得低低的,一边看《红楼梦》,一边默默地掉眼泪。那时候女孩子是不准看《红楼梦》、《西厢记》之类的小说的,她只能这样偷偷地读。金庸说,最吸引他的是无疑是图书馆和阅览室,他为巴金、屠格涅夫的文字而感动,他也读过许多鲁迅的作品。他说,在那山河破碎、母亲早逝的岁月里,没有比冰心的《寄小读者》更能打动一个少年学子的心了,那是一个温润的爱的世界,足以温暖、慰藉、滋润他稚嫩的心灵。贾平凹说,很多人说他古文底子相当不错,实际上他不过是把四书五经全部读过一遍,他才真正了解到中国古典文学里那种博大精深的一些东西……


回首自己的读书生涯,语师的段落大意、中心思想、写作方法不但没有提升我的语文素养,而且让我对语文“想说爱你不容易”。现在想来,我语文的一点“底子”要得益于我的父亲,虽然他让我读书带有明显的功利性,试图让我“鲤鱼”跳出“农”门,但是他让我亲近了母语,走进了语文。他从微薄的收入中“抠”出钱来给我订《儿童文学》、《少年文艺》等杂志,逼着不好读书的我坐在他的对面,叫我眼睛盯着书。开始我总是静不下心,后来想反正也不能出去玩了,就看看吧。这一看不得了,那丰富多彩的内容、那生动有趣的故事、那清新飘逸的语言、那墨香四溢的书刊深深地吸引了我,他还让我诵读一些诗词歌赋。那时,老师每教我们一首古诗,我也能顺口“编”出一首来。特别是一次作文课,我埋头写了两节课还没有写完,我问老师能否带回家接着写,他同意了,那篇《月是故乡明》的习作把一个作文本都用完了,老师看了很“得意”,全校师生都认为是他培养了一个“小作家”呢!


其实,学语文不过读书而已。过去,我们的语文教学在操作上总的思路是“举一反三”,每学期以二三十篇文章为例子,进行细致地“拆解”,深入地“鉴赏”,精心地“玩味”,以此试图让孩子通过例子学会听说读写。我们把陶渊明的“好读书,不求甚解”变成了“求甚解,不好读书”了,把培养孩子语文素养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课本上。通过上述调查研究,语文的学习规律恰恰是“举三反一”的。是在巨大数量的语言反复撞击、反复刺激下才点点滴滴地“说出”,只有长年累月的积累才能“奔涌而出”。


关于孩子读书情况的调查


那么,我们这些孩子读书情况怎样呢?最近,有关部门在北京、上海、广州、郑州、成都五个城市对小学四到六年级和初中三个年级进行抽样问卷和访谈,进行了儿童阅读状况调查研究。


孩子喜欢读书吗


调查表明,非常喜欢阅读的孩子达40.1%,比较喜欢阅读的占50.7%,二者合起来所占比例是相当高的。不太喜欢阅读的占7.9%,不喜欢阅读的仅占1.3%。就年龄而言,年龄越小的孩子,越喜欢读书;相反,年龄越大的孩子,越不喜欢读书。通过调查了解,一方面,儿童年龄越大,其学习压力越大,没有时间来读书。另一方面,儿童年龄越大,其所能从事的活动越多,越可能不专注于读书。就学习成绩而言,学习成绩越好的儿童,越喜欢读书。


孩子喜欢读什么书


从家长的角度来看,75.7%的家长希望孩子阅读的书籍是能够对孩子学习有帮助的,对其他有关孩子成长的书籍,家长赞同的比例较低。从孩子的角度来看,最喜欢阅读的是“卡通”、漫画等内容的书。对杂志来说,40%左右的孩子喜欢读《故事大王》、《故事会》和《童话大王》等,但对文学刊物的喜欢率相对较低。


妨碍孩子读书的主要因素是什么


在家长看来,妨碍阅读的因素主要是孩子学习紧张价格太贵两个方面。孩子学习紧张,没有时间读书占55.2%。价格太贵占36.7%。当然还有其他一些原因,如家长太忙,没有时间带孩子去买书;附近没有好的图书场所等。


孩子对儿童读物怎样评价


一是认为儿童读物内容重复、乏味。不少孩子写道,现在儿童读物花样很多,但大多没什么意思没劲干巴巴重复乏味枯燥想象力不够死死板板的等。希望中国的儿童读物要现代化一些,不要那么


二是认为儿童读物内容过于幼稚。写的东西都是给年龄较小的孩子看的,可能小学生才会感兴趣。有一个学生说:我认为儿童读物太弱智了别按照大人对我们的理解认识来写关于我们的书希望不要老是以大人的口气来写书教育我们


三是你们的书不贴近我们的生活。中小学生呼吁说,现在贴近我们的书太少了少儿读物离我有点远。中小学生希望出版者要根据少年儿童的现实情况编书,写出真实的我们多写出一些我们这个时期同学心中所想多出一些反映我们中学生活的书


当然,这是针对几个大城市的中小学学生的调查结果,那么,对于中小城市和农村孩子读书的情况更令人担忧了。突出表现为孩子没有时间读书,没有书可读,家长读书的意识很淡薄,花上数万元买房装修一点不含糊,但就是舍不得给孩子买一本书,家庭根本没有读书的习惯与氛围。那么,谁为我们这些孩子设计一个书香人生呢?这个问题越来越紧迫地摆在我们的面前。


建设书香社会


读了犹太民族的生存发展史后,我深深感到了教育的责任与沉重。犹太民族是一个智慧的民族,这个民族的智慧来自于读书,来自于全民族共同读书的自觉性与延续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88年的一次调查表明,在以犹太人为主要人口的以色列,14岁以上的以色列人平均每月读一本书;全国的公共图书馆和大学图书馆1000多所,平均每4500人就有一所图书馆,人均拥有图书量为世界之最。鲁宾斯坦说:评价一座城市,要看它拥有多少书店。”我们在那里看到的是良好的读书风气。火车上、站台边、轮船上,到处都有人安静地阅读。他们的习惯是不说闲话,只读书。我们相反,只说闲话,不读书。读书风气其实就是一个社会的文化风气。因为读书不仅使人获得知识,还可以使人变得安宁,减少浮躁。而我们的社会,充满了浮躁,扎扎实实做事情的人少了,投机取巧的人多了,人文科学已大大贬值。在这种情况下,形成读书风气显得更加重要。笔者认为,我们必须共同来建设一个书香社会。


多为孩子写点好书


在上述调查中,读物现在贴近我们的书太少了是学生们的主要呼声,专门为孩子们创作的,孩子们却不喜欢。近来,在大大小小的书店里发现一些被称为问题独特、启发思维优秀儿童读物,顺手翻一翻,却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内容相当的粗俗和无聊。我国儿童文学的出版社多,作家多,作品多,为什么没有我们自己的儿童畅销书?笔者非常赞同周舜培的观点,从客观因素来看,孩子学业负担重,没有时间和精力阅读课外读物;多元化的文化休闲方式,使读书不再成为孩子们唯一消遣。从主观因素来看,出版社急功近利,迎合市场的知识类读物出得多,在原创方面做得不够。我们大声疾呼,中国的作家们要多为孩子写点书,写点好书


加强图书场所的建设


我们清楚地看到,图书市场上那浩如烟海的教辅用书,那堆积如山的考试资料,那层出不求的作文大全……这一切的一切淹没了孩子的灵性。更令人担忧的是,图书市场一旦离开这些东西便无法生存下去。但是,我们也要清醒地认识到倡导阅读经典名著、诵读优秀诗文不是学校教育就能够完成的任务,这是一个浩大的社会工程,需要政府、社区、家庭、出版等各方面的努力,为具有各种爱好的孩子提供可供选择、多样化的读物,必须加强图书场所的建设。笔者认为,首先我们的图书市场要对孩子进行价值引导,引领孩子远离功利,亲近母语,热爱文学,阅读经典。其次,加强城市、社区、街道、村镇各种层次的图书馆建设,大家应把这项工程作为造福子孙的公益事业来对待。规模大小因地制宜,社会各界大力捐赠,社区人员义务管理。另外,目前学校的图书室存在资源浪费的现象。时下里,学校要达标什么的,一个硬的条件是图书室的建设。有些学校功利色彩太浓,为达标而达标,购书根本不考虑图书的合理搭配,图书档次上不去,图书重复现象严重。最可恨的是这些图书根本不和孩子见面,寂寞地躺在书架上,供达标验收官员来检阅。如果我们撤去学校的图书室,在社区建设一个图书馆,重组图书资源,科学设置图书,对所有的孩子开放,真正实现资源共享。这样一来,一是减轻了学校的负担;二是避免的资源浪费;三是孩子借阅自由,有书可读;四是有利于学校与图书馆之间的合作与交流。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能给孩子们营造一个读书的氛围,让他们徜徉在知识的海洋里,在读书中品味,在品味中思考,在思考中成长。


营造书香家庭


据说,在每个犹太人家里,孩子出生不久,母亲就会让孩子去舔一下粘上蜂蜜的《圣经》,从小让孩子感觉到“书甜如蜜”,可见犹太人为了营造一个书香家庭用心良苦。而在我们这个国度,家长对孩子读书关注不够,他们普遍认为把孩子送到学校就是读书了。另外,更令人汗颜的是,我们这些家长自己就没有读书的习惯。他们不读书的理由还很多:有的说现代社会节奏快,读书已不能适应快节奏要求;有的说工作太忙,腾不出读书的时间;有的说现在休闲的方式那么多,何必把时间花费在读书上……一个不好读书的人,他总是能找到理由的,不是有这样一个打油诗嘛:“春天不是读书天,夏日炎炎最好眠,等到秋来冬又至,不如等待到来年。”笔者认为,要为孩子设计一个书香人生,还要从家庭入手,转变家庭的消费观念与价值取向。


让家庭拥有书香气


对于一个女同志来说,爱书能爱到买书时不暇思索,毫不心痛,而购衣物、化妆品时却要再三思量,斤斤计较;对于一个男同志来说,喜欢泡书店远远胜过娱乐活动,真可谓爱书爱到骨子里去了,能称得上书香家庭了。斯是陋室,却满屋书柜,令棚壁生辉;身居陋室,却书香缭绕,然心旷神怡。学者约翰生说过:“一个家庭没有书籍,等于一间屋子没有窗子。”而我更欣赏的是西塞罗说的“没有书籍的屋子,就像没有灵魂的躯体。”这种影响对孩子来说远远胜过动不动就说:“孩子,你要读书啊!”


读书指导不必过细


通过调查,家长希望孩子阅读的书籍是能够对学习有帮助的,功利思想很严重。孩子在学校都做厌了的事回家又要来做,真是好无奈、好乏味。如果家长让孩子带着一定的目的去读书,特别是为了提高语文学习成绩去读书,只能减弱了孩子读书的兴趣。就如一个孩子到了“肯德基”店,他所想的是如何尽快吃到“肯德基”,他不会考虑“肯德基”对他有何营养,对他长身体有何作用,这时家长的多吃一点、少吃一点、慢点吃的忠告往往是不起作用的。孩子体会到的是鸡肉的美味,是肯德基店里那么多小朋友的氛围,是我也能吃“肯德基”的自豪感。孩子读书也是如此,他们往往对最终目的不感兴趣,而对读书过程感兴趣。读书是一件特殊的事情,很难说清它有多大的具体作用。另外,许多家长即便是舍得在孩子读书上下本钱,但是所购之书都带有强烈的主观意识,都以自己的角度认为孩子应该读什么,不该读什么。孩子只能在这些书中挑选,自己想看到的书却不一定得到。其实,越是极力推荐的,孩子往往不喜欢读;反而你越是不准看的书,孩子却就喜欢读。我们要让孩子有自由选择的余地,要博览群书,不要条条框框,过早地把孩子读书的胃口都弄坏了。


规划书香校园


学校的读书情况又怎么样呢?正如林语堂先生在《论读书》一文中写的那样。他认为在学校读书有四不可:一曰“所读非书”,学校专读教科书,而教科书并不是真正的书。二曰“无书可读”,学校图书馆存书不多,可读的书有限。三曰“不许读书”,学校从早到晚课程排得满满的,根本就没有时间轻轻松松地去读书。四曰“书读不好”,因为处处受教师的干涉,且学校是“记问之学”,书上怎样说,你便怎样答。是啊!今天的学校不比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好到哪里去,现在的学校图书室形同虚设,不但没什么书可读,还从不对学生开放。特别是林语堂先生所说的三、四两个方面。那么,我们如何改变这种状况,让学校真正地成为孩子读书的地方,让校园弥漫着书香的气息呢?笔者认为,我们应该认真地规划一个书香校园。


大力提倡阅读经典


《语文课程标准》提出:认识中华文化的丰厚博大,吸收民族文化智慧。关心当代文化生活,尊重多样文化,吸收人类优秀文化的营养。也就是说,让学生在语文学习过程中,感受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树立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并从民族文化中获得智慧。同时,能够尊重世界各国、各民族的多种多样的文化,借鉴、吸收其精华。要体现、落实这样的目标,阅读经典名著、诵读优秀诗文就是最好的选择。经典名著、优秀诗文是伟大心灵活动的结果,是智慧的结晶。孩子通过读书可以穿越时空,叩问这些伟大的心灵和智慧。


关于阅读经典,博士生导师曹文轩教授认为,“标准”推荐书目规模适中,一个孩子上6年中学,看上60种书,每年才10种。而且这些书仅仅是用来阅读,而不是作为课程被要求。这种阅读,其实是对紧张学习的一种缓解。曹文轩还认为,今天这个社会为孩子所制造的文字,大部分缺少经典的许多宝贵品质,如经典作品的忧郁、悲悯、雅致、优美、圣洁、庄重和意境等等。更多的文字,则是流于毫无意义的嬉笑与一味的喧嚣热闹。人民教育出版社温立三也在为孩子的阅读现状而深感忧虑,他认为,教师的天职应该是帮助孩子建立起可供他们归属的精神家园。他提出少做题,多读书,好读书,读好书,读整本的书1000本通俗期刊,不如读一行好诗,读一行名家的诗。与其读1000本地摊上的东西,不如读一本名著。而在温立三看来,贯穿人的一生的阅读可以分两步走:一是,广泛阅读各类读物;二是,就是对一两部、三五部名著进行反复的阅读,经常读,一辈子读。如果能够将一两部名著读通了,读精了,名著精神将会化为一个人自己的精神血脉,甚至改变其一生的行为方式。


特级教师窦桂梅在“为生命奠基”的专题报告中讲到:“6年来,我带领学生在学好教材中的诗词基础上,阅读并积累了 300多首古今诗词。从《诗经》的‘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到毛泽东的‘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孩子们积累着诗的语言,感受着诗的情怀,抢救了记忆的黄金时代……强化语文的诗教,时时拨动学生心中诗的琴弦,就会把那些经过一代又一代生命参与和历史证明了的诗词精晶,同空气一样从学生的口中进入大脑、流人血液,最后渗透到生命深处。这些融会在诗中的智慧、风骨、操守、人生态度等,将成为建立人生信念的重要资源。”


着力培养阅读能力


对于孩子来说,阅读能力的早期培养至关重要,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在为之努力。如美国1997年开始的美国阅读挑战,目标是使小学三年级的孩子实现独立阅读。政府不仅在经济方面给予强有力的支持,而且出台很多具体措施。这是美国政府在迎接信息化社会的挑战在教育方面所做的努力,引起了世界各国的关注。我国现在的《语文课程标准》要求小学二年级的孩子认字一千六到一千八百个汉字,会写八百到一千个汉字,目的是让孩子尽快进入独立阅读状态。


但是,现在孩子的阅读水平并不乐观,一方面是孩子不爱读书,迷于网络和游戏;另一方面,即使读书也多偏爱轻松、肤浅的东西,而回避深刻、感悟人生的作品。针对学生的阅读的缺陷,我们要及时补充阅读指导课。正如朱熹说的:“涵育熏陶,俟其自化”,韩愈说的:“养其根而俟其实,加其膏而希其光”。只有引导学生真正进入作品的境界,在对作品含英咀华的基础上,进行多元的开放性解读,才能使他们与作品之间产生心灵的交流与碰撞。


前不久,在扬州的江苏省教材培训会上,笔者听了特级教师孙双金的《只拣儿童多处行》一课后,心潮澎湃,感慨万分。这是多么好的一个通过阅读课文引领孩子阅读经典、亲近母语的例子啊!老师带着孩子品读课文,大家被冰心的童心与爱心所震撼,课堂被推向一个又一个情感与智慧的高潮。课堂教学似乎到此可以圆满地画上句号了。但是,老师没有停下来,又牵着孩子的手走近冰心,与孩子一起品味美文,感悟人生。从《雨后》到《纸船》,从《纸船》到《繁星》,让孩子感受冰心爱孩子、爱母亲、爱大海、爱星星,爱一切美好的事物。老师和孩子的灵魂在教室的上空飘荡,在字里行间徜徉。


广泛开展读书活动


一是学校可以组织孩子定期办读书小报,可以手工抄写,也可以电脑打印;可以个人承办,也可以分工合作。二是学校要鼓励孩子做读书笔记。笔记格式可以固定,每个学期为学生发一本“读书笔记本”。也可以不固定,让孩子自己来设计。让孩子摘优美句段,写心得体会等,不定期进行读书笔记交流会。三是学校可以开展读书主题交流活动,孩子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选择相应的主题活动。四是学校可以定期给孩子推荐优秀书籍,开展“向您推荐一本好书”活动。五是学校可以开展“与名家对话”活动,邀请当代有名望的作家、文学研究者等前来开设专题讲座,以开掘读书的深度、思想的深度,激发起学生持续学习的热情与动力。六是学校可以定时开放图书室,让学生有比较充分的时间读书。每个教室可以设置一个“快乐新书架”,可以随时随地去阅读。


建设课外阅读教材


课外阅读是语文教学的有机组成部分,国内外都很重视语文课外阅读教材的研究与建设。《语文课程标准》指出九年课外阅读总量应在400万字以上,积极倡导沟通课堂内外,充分利用学校和社区等教育资源,开展综合性学习活动,增加学生语言实践的机会。探索在已有的教材研究和建设的基础上,编制一套适应新课程标准、有助于实现课外阅读,旨在全面提高孩子的语文素养的语文课外阅读教材已迫在眉睫。扬州师范学院的徐冬梅老师主持的亲近母语课题实验为建设语文课外阅读教材树立了一个成功的范例。目前已通过教学实验、论证,检验了这套教材体系和内容的科学性、适应性、可操作性。为研究课外阅读教材对提高孩子语文素养的作用,对利用母语教育资源,开发母语教育课程的有效性等方面积累了大量珍贵的成果。


林语堂先生说,读书能“开茅塞,除鄙见,得新知,增学问,广识见,养性灵”。英国哲学家培根说:“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灵秀。”当然,现代社会是多元文化交错的社会,一个人不可能只接受单一的某一种文化,近百年来西方文化影响着东方、影响着中国,是不争的事实,我们也无须拒绝这种影响。只是当我们接受异国文化的同时,应该收拾好自己文化的主体,打点好自己的文化底色。让“一日不读书,面目可憎”这句话时时刻刻地鞭策着我们,警示着我们的孩子!

书名号之间该不该加顿号

书名号之间该不该加顿号


——关于标点符号的一场讨论


马建明


前不久,在“凤凰语文”网站(http://www.xxyw.com)的论坛上引发了一场关于标点符号的讨论。我仔细地研读这场讨论,它不仅解决了许多教师的困惑,而且还引发教师向更深层次的思考。现将这次讨论整理出来以馈大家,以期与大家产生共鸣、共享智慧。


“水霞”:过去,我一直使用A版教材,今年开始使用B版教材。我发现这两种版本的教材在使用书名号的时候有所不同:A版教材中,书名号与书名号之间不加顿号,而B版教材书名号与书名号之间却加上了顿号。那么,究竟哪一种做法是正确的呢?我无法确定,盼望能够得到答复!


“卫军”:我觉得应该加!


“小小”:我觉得应该不加吧!


cjw1639”:我们先看一则人民网上的文章标题:《〈三国演义〉、〈水浒传〉该不该“解毒”》,再看钟嵘《〈诗品序〉译文》中写道:“四言诗字数少而意思多,效法《国风》、《离骚》,就可以摹仿其大概……”你们说该不该加顿号呢?


我们知道,顿号表示并列词语间较短的语音停顿,书名号只表示书名、报刊名、篇目名、歌曲名等等,并不表示停顿。如“《孔乙己》是鲁迅的著名小说。”这句话中的“孔乙己”后面读起来是没有停顿的。既然书名号不表示停顿,那么几个书名号连用时就应该加上顿号。如:“《孔乙己》、《故乡》、《祝福》是鲁迅的著名小说。”但是,几个书名号连用时,在客观上已经存在着停顿作用,如“《孔乙己》《故乡》《祝福》是鲁迅著名的小说。”朗读起来,在书名号之间自然而然地就产生了停顿,因此有人认为这里的顿号可以不加,叶圣陶先生就曾经提出过这一主张。


从大量的语言事实来看,几个书名号连用时,中间加顿号和不加顿号长期并存着。如“他接连编写出版了《东周列国故事新编》《春秋故事》《战国故事》《春秋五霸》《西汉故事》《东汉故事》《前后汉故事新编》《三国故事新编》《上下五千年》。”(周有光《林汉达先生和语文教育大众化》载《语文建设》,1990年第2期)“其中,《现代汉语词典》、《辞海》和《康熙字典》这三部工具书,在国内外都有很大的影响,使用范围非常广泛,在汉字的归部上各具特色。”(冯志伟《评〈汉字属性字典〉》载《语文建设》,1990年第2期)《语文建设》是国家语委主管的一个研究语言文字、标点符号等问题的权威性刊物,可就在该刊的同一期上,在连用的书名号之间加不加顿号也是不一致的,说明这个问题至今还没有一个定论。


“海若”:书名号和顿号都是标点符号,标点之间还要加标点吗?


“星星语林”:《标点符号词典》2000年版第60页:“几个书名、篇名、报刊名称并列,书名号与书名号之间用顿号,表示停顿。由于书名号之间已经分清了几个书名等之间的界限,顿号也可以不用。例如:吕叔湘《汉语研究工作者的当前任务》中写道“以晚周的文献二论,《论语》《孟子》的语言跟《左传》的语言不一样,《左传》的语言跟《公羊传》、《谷梁传》的语言不一样,《庄子》的语言跟这些书又都不一样。”可见,两种用法都可以!


cjw1639”:比较两家出版社处理书名号上的态度,我感受到两种处世哲学:A版教材追求严谨,字字必纠,有学究的气质。B版教材有亲和力,更富人文关怀。我们作为教师要更具宽容之心,大可不必在书名号问题上争执不休,更不能将其用来作为为难学生的工具。


“水霞”:结果如何,我已经无所谓了。但是进入“凤凰语文”论坛里,让我感受到了浓浓的研讨氛围,让我感受到了大家的热情帮助。这里的感觉,真好!


“绿宝石”:标点符号分“标号”和“点号”两种,“点号”的作用在于点断,主要用来表示说话时的停顿和语气。“标号”的作用在于标明,主要用来标明语句的性质和作用。书名号属于标号,顿号属于点号,因此,两个书名号之间用上顿号表达的意思和语气更加清楚明白。标点符号跟语言文字一样,也要有自己的规范,这种规范是在长期的使用过程中逐步完善起来的,是约定俗成的。但这种约定俗成也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语言文字的发展,也会不断地发生变化。目前的国家标准中标点符号用法中也没有对具体的细节和特例做详细的规定,我们也就没必要让小学生“非此即彼”。


tender”:一个小小的标点符号竟引来这么多网友的关注,再一次验证了凤凰大家庭的凝聚力!不管讨论的结果如何,这种讨论过程本身就是我们每个网友自我学习的过程,我将继续向大家学习,呵呵!


“绿宝石”:书名号属于标点符号中的“标号”,本身并不带有停顿的作用。比如:“你这本《红旗谱》是什么时候买的?”这个例句中的书名号是不能停顿的。只有当两个书名号连在一起时,中间才有停顿。比如:“《红旗谱》、《青春之歌》都是我爱看的书。”因为两个书名号已经标明了两本书之间的界线,人们习惯于在两个书名号之间作语气上的停顿,因此,中间加不加顿号都不会影响表达。但作为书面表达,还是加上顿号显得更为清楚。


cjw1639”: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书名号之间是否加顿号,国家语委规范文件中至今还没有一个标准性的规定。因此,我认为B版教材在规范性文件未出台前,沿用习惯的标示方法是合适的,也是谨慎的。若有此规范性文件出台,我们必然会对照要求做出标示。


“风之语”:记得有一次写文章,一位同事看后曾向我指出书名号之间是不用加标点的。当时我自己也吃了一惊,后来查看了一些文章,有的加,有的不加,真把我给弄糊涂了。但今日读贴,收获颇大!


“绿宝石”: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发布的《第一批异形词整理表》中有着“同时参考了《现代汉语词典》《汉语大词典》《辞海》《新华词典》《现代汉语规范字典》等工具书和有关讨论异形词的文章”的语句,语文出版社最新出版的《现代汉语规范词典》曹先擢的《序3》也有“具体的指国家有关部门颁布的语言文字的标准,如《简化字总表》《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等”的语句。但是在国家标准《中文书刊名称汉语拼音拼写法》中却又有书名号之间加顿号的语句:“《现代汉语词典》、《汉语拼音词汇》、《汉英词典》……”看来国家有关标准中的标点符号用法也该进一步细化和完善了。


cjw1639”:是啊,否则各种版本教材采用不同的标准,这就为难了广大一线教师,更为难了千千万万的孩子!


【结语】读了这场讨论,我被这种研讨的氛围所感染,被网友们真诚、严谨的态度所感动。因为我们拥有一个和谐、温馨的家园——“凤凰语文”论坛,是她让我们“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是她让我们“善学者尽其理,善行者究其难”。这次讨论虽然没有最后的结论,但是我想她的价值已经远远地超越了结论,因为她让我们学会了怎样去思考,学会了怎样去研讨,因为她将促使有关部门能尽快地制定出一个标准来。朋友们,你说,这样的意义难道还不足够吗?

《吃烧烤》引发的争论与思考

《吃烧烤》引发的争论与思考


马建明


一天,读四年级的女儿兴致勃勃地跑到我的面前,说他们年级搞了一次作文竞赛,要求写一件令人难忘的事情,她把写好的作文递给我,请我指导一下。我便打开作文本——


吃 烧 烤


暑假的一个晚上,爸爸说,他有一篇文章发表了,刚寄来了稿费,应该好好庆祝一下,要带我们到外面好好地吃上一顿,我听了甭提有多高兴啦!


我们在外面转了很长时间,也没转到一家令人满意的饭店,爸爸介绍了许多饭店,妈妈都说不行,不是说这家太脏了,就是嫌那家太热了。这时,爸爸说:“一个同事告诉我,有一家韩国烧烤,味道很好,怎么样?”我们齐说:“好!”


到了这家韩国烧烤,我把头向饭店里一伸,哇噻!人真是太多了,看来,这家饭店的生意很兴隆喔!我找呀找,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空位置,就坐了下来。这里蛮舒服的,我数了数,大约安装了五六台空调,外面虽已暑气蒸人,室内却凉风习习。这时,一位服务员走过来,把菜单放在桌上,问我们要吃些什么。哇!这么多好吃的!爸爸、妈妈把点菜这个任务交给我了,可点些什么呢?每个餐桌上都是羊肉串、牛肉串、火腿串……我想:初来乍到,就和他们一样吧!我也要了各种各样的肉串。菜都上齐了,可我们是第一次来吃,还没有经验,不知该如何下口。听了服务员的讲解,我们才明白应该怎么做。首先,要把木炭放进一个长方形的小炉子里,把一个烧烤架子放在小炉子上面;然后把肉串和其他一些要烧烤的东西放在架子上烤,烤一会儿,再用手把肉串翻过来,还要来回地翻动;最后,一串串黄灿灿的肉串就烤好了,把肉串拿在手里,蘸一点芝麻等配料,就可以品尝啦!我急不可待地拿起一串,放在嘴里咬一口,香喷喷的,麻滋滋的,辣乎乎的……那种滋味真是好极了!


回家的路上,我想,下一次再来吃,我就有经验了,于是我又盼着爸爸能经常发表文章……


没想到我们生活中这样一件平平常常的事情,却给她留下了难忘的印象,产生了创作的激情。那浓浓烈烈的生活气息,那真真切切的情感体验,那朴素平实的语言表达,那天真烂漫的灵性飞扬,让初步进行课程改革研究的我感到十分欣慰。我兴奋地鼓励她:“你的习作写得不错!快拿给妈妈看看!”不一会儿,便从厨房传来了责备的声音:“怎么能这样写?这样的作文肯定不能获奖!你对孩子也太不负责了,还是让我来指导!”满面迷惑的女儿呆呆地望着我。


“第一,这篇作文立意上思想不够积极,难忘的事,一定要写有意义的、刻骨铭心的、给人以启迪的事情,‘吃烧烤’显然不能突出积极向上的主题。你看看人家作文选上的作文,那么多难忘的好人好事,你为什么不写?”


“可是,那些好人好事我觉得都是应该做的,没什么值得难忘的,而且……‘吃烧烤’就挺有意思的!”女儿辩解道。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过去,我们的作文教学在立意上片面强调思想性,往往造成孩子为了写健康向上的东西,脱离生活实际编造一些虚假的东西,什么‘公交车上让位子’、‘桥头推车子’、‘公园里送回迷路的孩子’……孩子不能有感而发,而是主题先行,这不仅封闭了孩子的心灵,而且压抑了写作时的创造性乐趣。”


“我没有你那么多道理,就算写《吃烧烤》吧,可是,第二,作文的布局谋篇太不讲究了,我给孩子买的《作文写法宝典》中介绍了那么多好的方法都不用。开头显得罗嗦,不如用‘开门见山法’或者‘设置悬念法’。结尾不够精练,没有提升主题,应该用‘点题式结尾法’把‘难忘’点出来,再加上一点感慨‘我们的生活水平真是一天比一天好啊!’这样写出来的作文才显得有分量!”


“当然,训练孩子的写作技能是必要的,如果布局谋篇过分强调程序性、操作性、技巧性,热衷于炮制种种写作方法,让孩子机械模仿,削足适履,我们忽略了通过作文培养孩子观察、思考、表现、评价的能力。语言表达能力的培养并不仅仅是一种简单的技能训练,还是同个性的思想发展、精神成长、人格追求紧密相关的。激励孩子勇于表现自我,敢于发表自己的见解,抒发自我的生活感悟,这是提高语言表达能力的最高境界。《吃烧烤》一文所追求的不正是这种境界吗?”


“我保留自己的观点,不过还有一点我必须得指出,作文的语言要精心推敲,贾岛的‘僧敲月下门’的‘敲’,王安石的‘春风又绿江南岸’的‘绿’,斟词酌句,千古传唱。《吃烧烤》的第二自然段内容不太合适,‘我们在外面转了很长时间,也没转到一家令人满意的饭店’‘不是说这家太脏了,就是嫌那家太热了’这样写怎么能很好地宣传自己的家乡呢?应该把这一段删去!”


坐在旁边的女儿再也忍不住了,说:“妈妈,那天事实就是这样的嘛,我觉得这样写才更能突出‘吃烧烤’令我难忘呀!也许这样写还能促进家乡的发展呢!”


“对语言进行推敲当然是无可厚非的,但是我们不能强塞给孩子。过去在指导孩子作文时一味追求语言成人化,写出来的作文成人腔比较严重,缺乏孩子特有的情趣。内容空洞,语言干瘪,千句一腔,千篇一律。文贵以真,孩子有孩子的视角,孩子有孩子的思维方法。要用自己的口说自己的话,用自己的手写自己的事,吐真言,抒真情,让人读了才能感到朴实无华、真实可信。”


“好了,好了,我总是说不过你,但是让我指导的作文在考试中总是能得高分,你这一套就未必管用了!不要看你们的课程改革搞得轰轰烈烈,用不了多长时间,还会回来的!”


听了这句话,女儿给我带来的欣慰荡然无存了,心情沉重了起来。这种典型的“中国化的言语导师”,他们的引导与教诲也是典型的“中国化的语文教育方式”,由此引发我进一步反思我们的作文教学。


我们的作文教学中经常发现学生普遍存在这样的情况:思想贫乏,空话假话连篇;语言稚化,表达苍白无力;想象匮乏,行文枯简生涩。出现这些情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狭隘的文以载“道”的写作思想在作怪,也有应试教育的功利主义观念的影响,当然,我们的作文教学也存在一些问题。过去的作文教学,基本上是一种封闭式的训练。作文内容是封闭的,学生作文的内容大都受到教师的限制,有立意的限制,有选材的限制,有体裁的限制……写作过程也是封闭的,是在有限的时间和封闭的教室内独自完成,缺乏广泛的信息来源和必需的情感酝酿。封闭的作文教学割裂了写作与生活的血肉联系,使学生的写作与自我意识的发展相脱离,作文不再是表情达意的需要,而成为“生产”的需要。


以上弊端集中到一点,就是忽视了学生的自我意识与生活实践。因此,《语文课程标准》在“实施建议”部分着重指出:“写作是运用语言文字进行表达和交流的重要方式,是认识世界、认识自我、进行创造性表述的过程。”“写作教学应贴近学生实际,让学生易于动笔,乐于表达,应引导学生关注现实,热爱生活,表达真情实感。”从前一句对写作的定义中告诉我们,作文教学不仅要着眼于学生书面表达能力的提高,而且还要关注学生自我意识发展和精神世界的建构。从后一句对写作的要求来看,强调作文教学要生活化。


那么,如何让作文教学生活化,让学生的自我意识得以涵泳与喷薄呢?首先,我们要通过阅读教学让学生充分感知生活,与作者产生情感上的共鸣,从而引发表情达意的心理冲动。具体地说,就是在文本解读活动中使学生与作者的心灵在对话情景中达到沟通与默契,搅动积淀在学生心底的生活积累,触动他们敏感多情的心弦,使他们产生写作上的冲动,让语言的激流宣泄出来。其次,通过观察现实生活、积累人生体验,让学生思索生活,理解生活,表现自我。教师要引导学生对生活的观察和积累,因为只有通过生活积累,才能获得丰富的写作素材,才有可能从中发现思想的闪光点并产生一吐为快的创作欲望,才能写出具有真情实感的文章。另外,我们要引导学生对社会问题展开讨论,让学生学会探究生活,反思生活,从而形成比较深刻、完整的认识。


作文是一种自我精神性的实践活动,它与学生自我心灵活动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我们不能把作文教学仅仅看做是一种模拟性的练习,而应把它看成是个体的自我意识不断提升、人格建构不断完善的过程。在作文教学中,我们要广开生活之源,深掘精神隧道,使学生能够做到关注生活,有感而发,集腋成裘,涵养精神,厚积薄发。我们还要激励学生表现自我,尽情地抒发自我情感,叙述亲身经历,描绘内心世界,在写作中融入自我的感受与体验。这样写出来的作文才能烙上学生情感个性的印记,涂上独特心灵的色彩。